磁器街不在磁器口,兩路的路口不叫兩路口,人和街不是人和的街.……繞暈沒?重慶主城類似的地名還有很多,看起來差不多,但實際上卻隔山隔水,相距千里。連本地人都會搞錯,初來乍到者更叫苦不迭。你被這些“孿生地名”坑過沒?
  重慶主城區交通運輸投訴服務中心昨日整理了一份打車易混淆的地名,提醒市民在打車時務必告知駕駛員準確的目的地。同時,也希望的哥的姐如遇同名不同區的地名,可多問一句,核實清楚後再駕車前往,這樣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矛盾。
  乘客的哥為地名鬧彆扭
  6月5日早上7點左右,渝B3T3**的出租車司機馬師傅在南坪泰正花園載了一名年輕男乘客。
  “到南區路口。”乘客上車後,說了目的地。“到南區路口?”馬師傅多次核實。乘客均回答“嗯”。
  隨後,司機一踩油門向渝北方向走去。可當車行駛至黃花園大橋時,乘客卻說:“師傅,你啷個走到這裡來了哦?”。
  “不是你說的到南區路口嘛?”馬師傅疑惑的說道。“我說的是到兩路口的南區路。”乘客稱。駕乘雙方都認為是對方的過失,為此鬧到了主城區交通運輸投訴服務中心評理。最終,在執法人員的調解下,駕乘雙方都承認自己在交流中沒有說清楚,才引起了誤會。晨報記者從主城區交通運輸投訴服務中心瞭解到,平均每個月都有7-8起類似的尷尬事。
  地名沒弄清險些丟了工作
  葉小玲(化名)現在住在北部新區萬科緹香郡,去年從廣州到重慶發展。由於不熟悉重慶地名,葉小玲也遭遇了尷尬。
  葉小玲說:“當時好不容易等到一家公司的面試機會,在江北的茶園,就因為地名差點失去了這份工作。”據葉小玲回憶,當時早上8點過,她從家裡打車準備參加面試。一上車,她就給師傅說了一句:“到茶園。”師傅二話沒說,一踩油門就把她送到南岸區的茶園。等到下車後,葉小玲四處打聽面試地點,居然無人知曉。
  眼看面試時間就快過了,她焦急的打電話詢問面試公司的人力資源部。她這才知道,她要去面試的公司在江北茶園。當葉小玲急匆匆趕回江北時,已經過了面試時間。但考慮到她的特殊情況,公司還是特意給了她一個面試的機會,並被順利錄取。“從那次過後,我每次打車都會先說在哪個區,再說地方。”葉小玲說。
  兩個漢渝路繞暈外地小伙
  家住渝北區龍溪鎮的謝陽(化名)一年前從河南來到重慶工作。一次周末,朋友請他去漢渝路吃飯。他從江北打車,上車就說了自己的目的地:漢渝路。
  的哥也沒有多問,拉著他一路向兩路方向狂奔。等到了兩路漢渝路,他看到寫有“漢渝路”的路牌,就下了車,還一邊嘀咕:“啷個這麼遠喲。”到了約定時間,朋友卻始終沒有出現。打電話,他還和朋友爭起來:“我說我就是在漢渝路,問他在哪點,他也說他在漢渝路,但是他說的幾個標誌我一個都沒看到。”放下電話謝陽才知道,重慶有兩個漢渝路,一個在沙坪壩區,一個則在渝北區兩路。“完全把我繞暈了。”
  本組文/重慶晨報記者 廖怡飛
  看看主城裡的“孿生地名”
  同名不同區的地名:
  大石壩:一個位於江北,一個位於彈子石;
  茶園:一個位於江北,一個位於南岸;
  大灣:一個位於江北,一個位於彈子石;
  黃桷灣:一個位於沙坪壩小龍坎,一個位於南岸;
  漢渝路:一個位於沙坪壩,一個位於渝北;
  都市花園:一個位於江北五里店,一個位於沙坪壩天星橋;
  石橋鋪:一個位於九龍坡區,一個位於南岸區長生橋鎮;
  灘子口:一個位於沙坪壩區土主鎮,一個位於九龍坡區楊家坪;
  三角碑:沙坪壩、巴南李家沱、九龍坡白市驛各有一個;
  二塘:南岸區七公里、渝北區回興、沙坪壩區井口鎮附近各有一個;
  黃桷坪:九龍坡區、大渡口區跳磴鎮附近、巴南區木洞鎮各有一個;
  馬鞍山:渝中區大禮堂背後、江北區鐵山坪、南岸區各有一個。
  容易混淆的地名
  人和與人和街:前者在渝北,後者在渝中區;
  磁器口與磁器街:前者在沙坪壩,後者在渝中區;
  童家橋與童心橋:前者在沙坪壩,後者在渝北;
  黃桷埡與黃桷灣:前者在南岸南山上,後者在南岸彈子石;
  李子林與李子壩:前者在大渡口,後者在渝中區;
  南區路與南區路口:前者在兩路口,後者在兩路;
  兩路與兩路口:前者在渝北,後者在渝中區。
  聲音>
  聲音>
  魚魚子三百六十度轉體求滅痘:大石壩!!!簡直想弄死!!
  琢玉土雞:茶園、大石壩很糾結啊,現在說火車站也要說清楚是哪個火車站。
  大唐維崗:我被坑了無數次了,繞的我天昏地暗。
  解析>
  “孿生地名”的由來
  解析>
  重慶文化名人張老侃稱,大部分“孿生地名”與城市擴張有關。“過去城區只到七星崗,再往外就是農村。農村取名沒有那麼多講究,所以重名很常見。”
  重慶市民政局地名區劃處譚華處長稱:“這些地名是城市歷史文化的一部分,不好隨便改動。”  (原標題:重慶有好多“雙胞胎”地名,你清楚嗎 )
創作者介紹

Jason

sb70sbvo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